1. 您目前在:首页 > 新闻动态 >财经要闻 > 正文

      一场混战:中国民企的艰难时分

      2018-09-27 09:42:47    来源:天下经观(ID:chinawatchers) 作者:观察君
      “环保、税收、社保、抽贷……狼奔豕突,近乎一场定向围猎。”

      “昨晚晚宴后,一个60多岁的老企业家一边和我沟通,一边垂泪。他说经商这么多年,经历过无数沟沟坎坎,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的企业如此之近:他似乎突然之间成了一个被通缉的逃犯,税务、环保、工商、城管、甚至街道,哪里都在找他的茬。

      为了活命,他企业的负债率已被迫抬高到了自己在梦中都被吓醒的程度,企业如同在钢丝上,一个市场恶意做空,一个银行抽贷,公司就可能随时崩塌。关键是这种日子根本看不到头,他预感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和财富,可能化为乌有。”

       

      几天前,格隆那篇刷屏的爆文,有过这么一段,它就像一面IMAX大屏幕,把民企的伤疤以最清晰的方式陈列在大家面前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细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。明明是秋收万颗子的黄金季节,这空气却有点儿诡异,是焦躁,是迟疑,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踌躇是真的,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逼迫感也是真的,至于,是否会柳暗花明又一村,能否见到堂堂溪水出前村,企业家的心里,谁有谱呢?

       

      从1978到2018,是时候正面回答“民企悖论”了。如北大教授黄益平所言:“民营经济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变得更加重要,因为中国经济的创新主要就是靠民营企业。

       

      有研究显示,国家的创新补贴大部分流向了国有企业,但国内大部分的创新成果却都是由民企贡献。知识产权的数量大概有70%是民企创造的,25%是外企创造的,只有约5%是国企创造的。

       

      所以说,中国经济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、能否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关键就要看民营企业的表现。民营企业好,中国经济才会好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但与此同时,我们看到民企的发展遇到越来越多的挑战与困难。有不少学者发现,全球危机以来在中国经济中出现了“国进民退”的现象,但其实更加容易观察到的是杠杆率的分化,国企的杠杆率持续上升、民企的杠杆率却不断下降。

       

      最近各级政府努力攻打“三大攻坚战”,却在无意中对民企产生了重大打击,环保风暴令许多民企关门,处置金融风险的措施则直接关闭了许多民企的融资渠道。一方面越来越重要,另一方面却越来越困难,这就是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‘民企悖论’。”

       

      说这是一场民企保卫战,或许有些夸张,因为没有谁是民企的敌人,民营经济和整个生态水乳交融,绝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

       

      但是,在蛋糕的分配中,民企正遭遇哑巴吃黄连、有苦说不出的尴尬处境。

       

      幸好,从庙堂到江湖,我们正听到越来越多清醒的声音。

       

      就连人民日报也看不下去,悍然发声:“在当前的形势下,企业家群体更应该不为流言所动,相信国家政策的稳定性,踏踏实实把民营经济办得更好。”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“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,这个正在生成中的,崭新的世界,一定还藏着我们尚未知晓的答案,也许最好的尚未来临,也许繁荣生成的时候,腐烂已经开始。”(吴晓波《激荡三十年》)

       

      过去40年,尽管遭遇诸多惊涛骇浪,中国的民企一直很争气,它们代表生成中的崭新的世界;未来40年,当我们站在2058年的时间轴上回望今天,又会作何评价呢?!
       

      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